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成功案例

262022-07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辩护要点与方法总结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辩护要点与方法总结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改革进入深水区,为了与国际接轨,需要规范国内资本市场发展,而这最重要的是依法治市,依法从严打击资本市场各种违法犯罪行为,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作为律师,为其中涉案的犯罪嫌疑人提供合法有效的辩护也不能忽视。为此,本律师在研究了众多案例的基础上,总结其中部分辩护方法供大家参考。  一、从程序辩护来看  首先,要注重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对犯罪较轻的操纵证券市场罪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这是从以往的案例中统计得出的结论。例如吴某昌“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罪案、朱某、杨某等4人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唐某博等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第二被告第二被告,都取保了,此后部分没有判处实刑部分判处的是缓刑,取得了比较好的结果。  其次,程序辩护中要认真对待证据收集程序的合法性。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犯罪涉及股票交易汇总明细、多个网络IP地址、电子数据、司法鉴定、证监会调查认定函等多种证据形式。辩护律师要依据刑事诉讼法来审核是否具备合法的形式及搜集过程的合法性,如果不能,就要排除其证明其目的,最终达到否认指控犯罪事实的目的。  最后,程序之辩要注意是否存在诱供、骗供的情况,尤其是刑讯逼供,在此不展开。  二、从量刑情节之辩来看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和其他犯罪一样,从轻、减轻的量刑辩护要点要全部找出来。这些从轻、减轻的辩护要点主要包括被告人的自首、立功、认罪认罚及从犯等可以或者应当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还有积极退赃、缴纳罚金、单位表现良好等等可以酌定从轻的情节。以上所说案例就都或多或少的运用了这些辩护方法,从而争取了不同程度的从轻处罚。例如在朱某、杨某等4人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一案中,因为自首、认罪认罚和预缴罚金,4名被告人都减轻了处罚适用了缓刑。虽说案情比较严重适用缓刑值得商榷,但是说明减轻幅度还是挺大的。在吴某昌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中法院直接适用了单处罚金,没有处以“限制人身自由”的刑罚。  三、从实体辩护来看  我们知道实体辩护主要是根据案情和实体法规则来辩护。那么实体辩护首先是定性之辩,犯罪嫌疑人的交易行为是否构成此罪。  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必须达到“情节严重”才构成此罪。关于“情节严重”的标准,2019年7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进行了具体细化。此解释第七条还规定:达到此标准的,但是情节比较轻的可以不起诉、或者免于刑事处罚;没有达到此标准的,情节显著轻微的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  因此,认真研究案件本身的情节,对比以上司法解释的认定标准是根本。虽说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是重罪,但是争取比较好的结果同样是大有可能的。  同样道理,案情特别严重的情况,也以上述司法解释为标准,详细见具体条文。  其次、实体辩护要注重细节,一环一环的事实是否存在,操纵行为与股价的波动因果关系是否成立,这些也都关系到定性的问题。  例如朱炜明“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案就事实而言存在:1.涉案账户系其父亲朱某实际控制,其本人并未建议和参与相关涉案股票的买卖;2.节目播出时,已隐去股票名称和代码,仅展示K线图、描述股票特征及信息,不属于公开评价、预测和推介个股;3.涉案账户资金系家庭共同财产,其本人并未从中受益等等问题。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二次将此案件退回上海市公安局补充侦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查证以上情况。那么作为辩护人,就需要对公诉方的这些证据依据证据规则进行逐一审查,提出自己的辩护意见。  再比如,唐某博等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一案涉及如何认定“操纵证券市场”的问题,什么时间段的操作对股价的影响存在因果关系,是不是非法操纵,如何反驳,这涉及专业判断的问题。作为金融犯罪辩护律师要能对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予以撇清,并将正常的交易盈利予以扣除,以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因此,辩护律师除了法律知识外,金融股票交易知识和经验也必不可少才好。  最后,实体辩护要注重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运用,坚持“疑罪从无”原则的运用。  由于操作证券、期货市场犯罪的隐蔽性和技术性比较强,公诉机关的证据体系不一定非常完善,这就需要刑辩律师仔细研究发掘其中的漏洞来进行反击,那么刑事诉讼证据规则和“疑罪从无”的原则就会必然运用到。  综上所述,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除了通常的辩护手法外,需要金融股票专业知识来加持会比较好,如果有这方面的阅历就更好。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次操作证券、期货市场罪辩护暂时总结到此,希望对大家有帮助,谢谢关注!  2021年10月7日于北京正大中心  ---End---  附:  1、案例索引:  (1) (1)吴某昌“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罪案,(2017)苏01刑初31号,裁判文书网。  (2)、朱某、杨某等4人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2017)沪01刑初86号,裁判文书网。  (3)、唐某博等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2019)沪01刑初19号,裁判文书网。  (4)、朱炜明“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案,(2017)沪01刑初49号。  2、刑法修正案十一: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修改为:“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的;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帐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的;  “(四)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买入、卖出证券、期货合约并撤销申报的;  “(五)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  “(六)对证券、证券发行人、期货交易标的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同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或者相关期货交易的;  “(七)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3、(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百分之十以上,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二)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的;  (三)实施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至第四项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证券交易成交额在一千万元以上的;  (四)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六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合并持仓连续十个交易日的最高值超过期货交易所限仓标准的二倍,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五)实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及本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二项操纵期货市场行为,实际控制的账户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期货合约总成交量百分之二十以上,且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六)实施本解释第一条第五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当日累计撤回申报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期货合约总申报量百分之五十以上,且证券撤回申报额在一千万元以上、撤回申报的期货合约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五百万元以上的;  (七)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违法所得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第三条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的;  (二)收购人、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对方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实施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的;  (三)行为人明知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被有关部门调查,仍继续实施的;  (四)因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受过刑事追究的;  (五)二年内因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受过行政处罚的;  (六)在市场出现重大异常波动等特定时段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作者简介:  陈晓华,1980年出生,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资深律师,重大刑事犯罪辩护律师,证券金融刑事律师,经济案件律师,曾成功办理过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包括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件。  --------------------------------------------  本文为律师个人观点,旨在实务研究、学术探讨。如果您需要律师法律意见或拟寻求法律帮助,请联系本律师获取法律服务。VX:13311377991.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例五

  指导案例:朱炜明“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案  操纵证券市场 “抢帽子”交易 公开荐股  基本案情  被告人朱炜明,男,1982年7月出生,原系国开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上海龙华西路证券营业部(以下简称国开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谈股论金》节目(以下简称《谈股论金》节目)特邀嘉宾。  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被告人朱炜明在任国开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期间,先后多次在其担任特邀嘉宾的《谈股论金》电视节目播出前,使用实际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买入多支股票,于当日或次日在《谈股论金》节目播出中,以特邀嘉宾身份对其先期买入的股票进行公开评价、预测及推介,并于节目首播后一至二个交易日内抛售相关股票,人为地影响前述股票的交易量和交易价格,获取利益。经查,其买入股票交易金额共计人民币2094.22万余元,卖出股票交易金额共计人民币2169.70万余元,非法获利75.48万余元。  要旨  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违背从业禁止规定,买卖或者持有证券,并在对相关证券作出公开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后,通过预期的市场波动反向操作,谋取利益,情节严重的,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指控与证明犯罪  2016年11月29日,上海市公安局以朱炜明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移送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审查起诉阶段,朱炜明辩称:  1.涉案账户系其父亲朱某实际控制,其本人并未建议和参与相关涉案股票的买卖;  2.节目播出时,已隐去股票名称和代码,仅展示K线图、描述股票特征及信息,不属于公开评价、预测、推介个股;  3.涉案账户资金系家庭共同财产,其本人并未从中受益。  检察机关审查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认定犯罪嫌疑人在媒体上公开进行了股票推介行为,并且涉案账户在公开推介前后进行了涉案股票反向操作。但是,犯罪嫌疑人与涉案账户的实际控制关系,公开推介是否构成“抢帽子”交易操纵中的“公开荐股”以及行为能否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等问题,有待进一步查证。针对需要进一步查证的问题,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分别于2017年1月13日、3月24日二次将案件退回上海市公安局补充侦查,要求公安机关补充查证犯罪嫌疑人的淘宝、网银等IP地址、MAC地址(硬件设备地址,用来定义网络设备的位置),并与涉案账户证券交易IP地址做筛选比对;将涉案账户资金出入与犯罪嫌疑人个人账户资金往来做关联比对;进一步对其父朱某在关键细节上做针对性询问,以核实朱炜明的辩解;由证券监管部门对本案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公开荐股”“操纵证券市场”提出认定意见。  经补充侦查,上海市公安局进一步收集了朱炜明父亲朱某等证人证言、中国证监会对朱炜明操纵证券市场行为性质的认定函、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等证据。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认定函认定: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朱炜明在《谈股论金》节目中通过明示股票名称或描述股票特征的方法,对15支股票进行公开评价和预测。朱炜明通过其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在节目播出前一至二个交易日或当天买入推荐的股票,交易金额2094.22万余元,并于节目播出后一至二个交易日内卖出上述股票,交易金额2169.70万余元,获利75.48万余元。朱炜明所荐股票次日交易价量明显上涨,偏离行业板块和大盘走势。其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了严重社会影响。  结合补充收集的证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办案人员再次提讯朱炜明,并听取其辩护律师意见。朱炜明在展示的证据面前,承认其在节目中公开荐股,称其明知所推荐股票价格在节目播出后会有所上升,故在公开荐股前建议其父朱某买入涉案15支股票,并在节目播出后随即卖出,以谋取利益。但对于指控其实际控制涉案账户买卖股票的事实予以否认。  针对其辩解,办案人员将相关证据向朱炜明及其辩护人出示,并一一阐明证据与朱炜明行为之间的证明关系。  1.账户登录、交易IP地址大量位于朱炜明所在的办公地点,与朱炜明出行等电脑数据轨迹一致。例如,2014年7月17日、18日,涉案的朱某证券账户登录、交易IP地址在重庆,与朱炜明的出行记录一致。  2.涉案三个账户之间与朱炜明个人账户资金往来频繁,初始资金有部分来自于朱炜明账户,转出资金中有部分转入朱炜明银行账户后由其消费,证明涉案账户资金由朱炜明控制。经过上述证据展示,朱炜明对自己实施“抢帽子”交易操纵他人证券账户买卖股票牟利的事实供认不讳。  2017年5月18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被告人朱炜明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7月2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朱炜明违反从业禁止规定,以“抢帽子”交易的手段操纵证券市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对以上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人出示了四组证据予以证明:  一是关于被告人朱炜明主体身份情况的证据。包括:1.国开证券公司与朱炜明签订的劳动合同、委托代理合同等工作关系书证;2.《谈股论金》节目编辑陈某等证人证言;3.户籍资料、从业资格证书等书证;4.被告人朱炜明的供述。证明:朱炜明于2013年2月至2014年8月担任国开证券营业部证券经纪人期间,先后多次受邀担任《谈股论金》节目特邀嘉宾。  二是关于涉案账户登录异常的证据。包括:1.证人朱某等证人的证言;2.朱炜明出入境及国内出行记录等书证;3.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搜查笔录等;4.被告人朱炜明的供述。证明:2013年2月至2014年8月,“朱某”“孙某”“张某”三个涉案证券账户的实际控制人为朱炜明。  三是关于涉案账户交易异常的证据。包括:1.证人陈某等证人的证言;2.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相关认定意见、调查报告等书证;3.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4.节目视频拷贝光盘、QQ群聊天记录等视听资料、电子数据;5.被告人朱炜明的供述。证明:朱炜明在节目中推荐的15支股票,均被其在节目播出前一至二个交易日或播出当天买入,并于节目播出后一至二个交易日内卖出。  四是关于涉案证券账户资金来源及获利的证据。包括:1.证人朱某的证言;2.证监会查询通知书等书证;3.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等;4.被告人朱炜明的供述。证明:朱炜明在公开推荐股票后,股票交易量、交易价格涨幅明显。“朱某”“孙某”“张某”三个证券账户交易初始资金大部分来自朱炜明,且与朱炜明个人账户资金往来频繁。上述账户在涉案期间累计交易金额人民币4263.92万余元,获利人民币75.48万余元。  法庭辩论阶段,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  第一,关于本案定性。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买卖或者持有相关证券,并对该证券或其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以便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取得经济利益的行为是“抢帽子”交易操纵行为。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属于“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市场,情节严重的,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  第二,关于控制他人账户的认定。综合本案证据,可以认定朱炜明通过实际控制的“朱某”“孙某”“张某”三个证券账户在公开荐股前买入涉案15支股票,荐股后随即卖出谋取利益,涉案股票价量均因荐股有实际影响,朱炜明实际获利75万余元。  第三,关于公开荐股的认定。结合证据,朱炜明在电视节目中,或明示股票名称,或介绍股票标识性信息、展示K线图等,投资者可以依据上述信息确定涉案股票名称,系在电视节目中对涉案股票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推介,可以认定构成公开荐股。  第四,关于本案量刑建议。根据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被告人朱炜明的行为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依法应在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至拘役之间量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建议对被告人朱炜明酌情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的罚金。  被告人朱炜明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意见没有异议,被告人当庭表示愿意退缴违法所得。辩护人提出,考虑被告人认罪态度好,建议从轻处罚。  法庭经审理,认定公诉人提交的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予以确认。综合考虑全案犯罪事实、情节,对朱炜明处以相应刑罚。2017年7月2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被告人朱炜明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6万元,其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指导意义  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违反规定买卖或者持有相关证券后,对该证券或者其发行人、上市公司作出公开评价、预测或者提出投资建议,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谋取利益的,构成“抢帽子”交易操纵行为。发布投资咨询意见的机构或者证券从业人员往往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他们借助影响力较大的传播平台发布诱导性信息,容易对普通投资者交易决策产生影响。其在发布信息后,又利用证券价格波动实施与投资者反向交易的行为获利,破坏了证券市场管理秩序,违反了证券市场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情节严重的,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  证券犯罪具有专业性、隐蔽性、间接性等特征,检察机关办理该类案件时,应当根据证券犯罪案件特点,引导公安机关从证券交易记录、资金流向等问题切入,全面收集涉及犯罪的书证、电子数据、证人证言等证据,并结合案件特点开展证据审查。对书证,要重点审查涉及证券交易记录的凭据,有关交易数量、交易额、成交价格、资金走向等证据。对电子数据,要重点审查收集程序是否合法,是否采取必要的保全措施,是否经过篡改,是否感染病毒等。对证人证言,要重点审查证人与犯罪嫌疑人的关系,证言能否与客观证据相印证等。  办案中,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经常会提出涉案账户实际控制人及操作人非其本人的辩解。对此,检察机关可以通过行为人资金往来记录,MAC地址(硬件设备地址)、IP地址与互联网访问轨迹的重合度与连贯性,身份关系和资金关系的紧密度,涉案股票买卖与公开荐股在时间及资金比例上的高度关联性,相关证人证言在细节上是否吻合等入手,构建严密证据体系,确定被告人与涉案账户的实际控制关系。  非法证券活动涉嫌犯罪的案件,来源往往是证券监管部门向公安机关移送。审查案件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可以与证券监管部门加强联系和沟通。证券监管部门在行政执法和查办案件中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检察机关通过办理证券犯罪案件,可以建议证券监管部门针对案件反映出的问题,加强资本市场监管和相关制度建设。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例四

  吴某昌“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罪案单处巨额罚金  编者按:“抢帽子”操纵市场的行为是指我国《刑法》第182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行为:“对证券、证券发行人、期货交易标的的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同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或者相关期货交易的。”的情形。随着注册制的到来,“抢帽子”吹黑嘴交易的违法行为会越来越多。以下就是典型的“抢帽子”吹黑嘴交易的行为,本律师摘录主要部分,让大家看得更详细些:  吴某昌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主要部分摘要)  (2017)苏01刑初31号  被告人吴某昌(化名吴承泽),2016年1月12日,被告人吴某昌向公安机关投案。2016年1月13日因涉嫌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吴某昌对公诉机关指控其操纵证券市场的事实和某性均不持异议,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其辩护人提出,吴某昌系初犯,有自首情节,且其实施的“抢帽子”交易有别于其他操纵证券市场犯罪行为,对证券市场影响较小,吴某昌本人非法获利较少,建议对吴某昌单处罚金。  经审理查明,2007年12月,被告人吴某昌与江苏某资产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某公司”)签订协议,成立江苏某资产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证券投资部(以下简称“江苏某公司证券投资部”),借用江苏某公司证券投资咨询资质,对外开展证券投资咨询业务。2008年8月至2009年6月,被告人吴某昌先后利用他人身份证开立由其实际控制的沪、深证券账户,并使用上述账户,在南京、西安、成都、重庆等地多个证券交易机构开立10余个资金账户用于证券交易。同时,在中国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开立了10余个银行账户,用于证券交易资金的存取、划转。  2009年5月18日至6月20日,被告人吴某昌在南京、上海、深圳等地,利用笔记本电脑操作上述股票账户,采用先买入股票,后利用江苏某公司名义通过四川卫视频道《天天胜券》节目推荐其先期买入的股票,并在股票价格上涨后抢先卖出相关股票,获取非法利益。根据审计,被告人吴某昌采用上述方式买卖“南方航空”、“杭州解百”等14只股票,共计买入10269061股,买入成交总额人民币6398.949441万元,卖出10269061股,卖出成交总额人民币6859.172696万元,共获利人民币460.223255万元。  2016年1月12日,被告人吴某昌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案发后,南京市公安局扣押被告人吴某昌人民币3198.133868万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1.书证证监会关于吴承泽等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有关问题的认定函、江苏某公司与赵某2签订的证券投资咨询业务合作协议、员工名册、人员档案、江苏某公司与四川广电集团广告经营中心签订的《天天胜券》节目合作协议、相关证券账户资料、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网站截图、PPT、涉案账户交易股票情况汇总表及涉案股票账户登录IP地址、吴某昌入住酒店记录、南京市公安局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关于冻结吴承泽在招商银行资金的情况说明、招商银行个人账户时点余额清单、证监会及公安部线索移送函、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某书、抓获经过、吴某昌身份信息资料、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及西安市公安局关于吴某昌涉嫌盗窃案有关情况的复函等;2.证人高某1、赵某1、赵某2、徐某,蒋某,4、卢某,4、魏某1、丁某1、丁某2、陈某,4、汤某,潘某,4、余某2、张某1、宋某,4、张某2、谷某,4、张某3、魏某2、向某2、向某3、向某4、张某4、成某,向某5、王某1、向某6、王某2、高某2、战滨、赵某3、MUJIM的证言;3.被告人吴某昌的供述和辩解;4.专项审计报告等。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某昌作为证券投资咨询机构实际控制人,违背有关从业禁止的规某,买卖相关证券,通过对证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在相关证券的交易中谋取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江苏省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吴某昌犯操纵证券市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采纳。被告人吴某昌短时间内连续多次实施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影响证券交易价格,破坏证券市场秩序,非法获利达460余万元,故辩护律师提出的“吴某昌系初犯,其犯罪行为对证券市场影响较小,非法获利较少”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吴某昌犯罪后潜逃境外,经我国有关机关做教育、劝返工作后,主动到我公安机关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吴某昌退出全部赃款,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本院根据其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决某对其单处罚金,被告人吴某昌的意见及律师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某,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吴某昌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七百六十万元。  (罚金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第二日起一个月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吴某昌犯罪所得人民币460.223255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小结:本案全程展现了吴某昌“抢帽子”交易操纵证券市场的过程。吴某昌操作才2日,动用了十几个账户,涉及十几个股票6千多万的资金非法获利460多万,相当于每一只股票差不多涨8个点,也够能操纵市场的。这个行为属于刑法第182条规定的以其他方法操作证券市场的行为。根据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获利金额超过一百万元情节严重,可以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本案罚金2760万之多,数额巨大。  2021年10月4日  作者简介:  陈晓华,1980年出生,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资深律师,证券金融刑辩律师,曾成功办理过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包括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件。  --------------------------------------------  本文为律师个人观点,旨在实务研究、学术探讨。如果您需要律师法律意见或拟寻求法律帮助,请联系本律师获取法律服务。VX:13311377991.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例三

  机构犯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如何判处?附判决案例  简述:机构(即单位)犯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对机构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刑法第182条的规定进行处罚。看下面案例可以大概知道一二:  陈某某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原公诉机关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某,原系闽发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因涉嫌犯操纵证券市场罪于2014年8月25日被取保候审,2016年4月7日被逮捕。  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陈某犯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于2016年4月7日作出(2016)闽01刑初XX号刑事判决。  原判认定,2002年,原闽发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闽发公司)总裁张某(已判刑)为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决定操纵内蒙古蒙电华能热电股份有限公司的流通股(即"内蒙华电"),并与时任闽发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的被告人陈某合谋操纵股票事宜。张某指令陈某负责统筹协调、资金筹措及具体实施,闽发公司实际控制的北京辰达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马某(已判刑)负责开设资金账户、股东账户和销户、资金存取等事项,闽发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投资管理部经理管某(已判刑)负责"内蒙华电"股票交易的具体操作。2002年初,马某根据张某及被告人陈某的指示,以北京辰达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他单位、个人的名义,在银河证券乌鲁木齐营业部等多家证券营业部共开设了1583个股东账户,用于"内蒙华电"股票交易。自2002年7月26日起,闽发公司利用控制的上述账户开始交易"内蒙华电"股票。2003年8月21日至2004年4月2日,闽发公司控制的上述股东账户持有的流通股数达到"内蒙华电"股票流通股总数的30.02%至38.67%,且未对持股情况发布公告。在上述时段内,上述股东账户中"内蒙华电"股票的成交量多次占同期该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内成交总量的30%以上,严重影响股票的市场价格和交易量,危害正常的股票交易秩序。2014年8月25日,陈某主动到福建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投案。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提取到案的闽发公司财务资料、财务审计报告、"内蒙华电"股票交易账户清单和逐日统计信息、陈某到案情况说明等书证,证人金某、戴某、谌某、白某、陈某、许某、王某等人证言,同案人张某、马某、管某供述和被告人陈某的供述。  原判认为,闽发公司以他人名义设立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持股和持仓优势进行连续买卖,同时在公司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操纵证券交易量和交易价格,严重扰乱了证券交易秩序,被告人陈某作为闽发公司操纵证券市场的实施者,属于闽发公司单位犯罪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已构成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陈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节,不宜对陈某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三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判决:被告人陈某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上诉人陈某及其辩护人诉辩称,陈某具有投案自首,认罪悔罪等情节,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改判并对陈某适用缓刑。  经二审审理查明,2002年间,闽发公司原总裁张某(已判刑)与时任闽发公司北京管理总部总经理的上诉人陈某经共谋,由张某指定陈某组织实施,通过操纵"内蒙华电"股票交易,为公司谋取利益。经张某、陈某安排,同案人马某(已判刑)以北京辰达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他单位、个人名义在证券营业部共开设了1583个股东账户,并将闽发公司资金转存入上述资金账户,由同案人管某(已判刑)负责买卖"内蒙华电"股票。此后,上诉人陈某伙同同案人马某、管某采取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自买自卖、连续买卖等手段,大量买卖"内蒙华电"股票。2003年8月21日至2004年4月2日,闽发公司控制的股东账户内"内蒙华电"股票成交量多次占同期该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成交总量的30%以上,其中最高持有"内蒙华电"股票占总流通股38.67%,且未公告持股情况,严重危害正常的股票交易秩序。2014年8月25日,陈某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清楚,据以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均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在一审判决书中已逐项列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陈某受闽发证券有限公司指派,利用资金优势、持股和持仓优势进行连续买卖、自买自卖,操纵"内蒙华电"股票交易,严重扰乱证券交易秩序,系闽发证券有限公司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的直接责任人员,已构成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陈某能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原判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综合上诉人陈某具有自首、认罪悔罪等情节,以及与相关同案人量刑平衡等方面,原判对其量刑偏重,故上诉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原判量刑偏重的诉辩意见予以采纳;同时,鉴于本案造成的危害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等,故对上诉人陈某及其辩护人请求二审对陈某适用缓刑的意见不予采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改判如下:  一、维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1刑初10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陈某的定罪部分;  二、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闽01刑初10号刑事判决中对上诉人陈某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陈某犯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总结:本案是闽发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利用持股和持仓优势进行连续买卖、自买自卖,操纵"内蒙华电"股票交易的行为,是单位犯罪,因社会后果严重和社会影响恶劣,因此对其他直接责任人陈某不适用缓刑。但该类案件没有对受害人的赔偿金。  2021年10月2日  作者简介:  陈晓华,1980年出生,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资深律师,重大刑事犯罪辩护律师,证券金融刑事律师,经济案件律师,曾成功办理过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包括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件。  --------------------------------------------  本文为律师个人观点,旨在实务研究、学术探讨。如果您需要律师法律意见或拟寻求法律帮助,请联系本律师获取法律服务。VX:13311377991.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例二

  经典案例朱某、杨某等4人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被告人朱**某,系江苏XX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原董事长,因本案于2017年1月2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1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杨某东,系上海B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因本案于2017年1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5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某雷,系XX企业执行事务代表,因本案于2017年1月18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窦某文,系Z公司法定代表人,住上海市长宁区;因本案于2017年2月17日被取保候审。  经审理查明:  2014年5月,因江苏XX股份有限公司(下称XX股份公司)收购北京A有限公司(下称A公司)资金紧张,经被告人窦某文介某,被告人朱**某与被告人杨某东结识并合谋拉抬宏达新材股票(股票代码002211)价格后高位减持获利分成,且杨某东承诺将获利的10%分给窦某文。  自2014年5月29日起,被告人朱**某分3次通过大宗交易将共计4,788万股宏达新材股票减持至被告人杨某东控制的户名为“石某”、“张某2”等9个证券账户,并将股票减持款的30%作为保证金转至上海B有限公司(下称上海B公司)账户,XX股份公司陆续发布投资利好公告信息并泄露给杨某东。杨某东则利用获悉XX股份公司收购进程、重组规划、发展战略等信息的优势,在二级市场上以连续买卖、自买自卖等方式拉抬宏达新材股票价格。至同年12月10日,宏达新材股票累计成交量10.6亿余股,平均单日成交量涨幅62.73%。高于同期中小板指11.53%,扣除大宗交易杨某东控制的49个账户的交易量占该股市场交易总量的平均比例为19%;同期该股股价由人民币5.15元(币种人民币,下同)上涨至8.93元,涨幅73.40%,高于同期中小板指50.40%。同期杨某东控制的49个账户交易宏达新材股票浮盈111,609,018.07元(未扣除相关税费)。宏达新材股票于同月11日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2015年9月1日复牌。3名被告人均因股价下跌未实际获利。2014年8、9月间,朱**某为使杨某东获得更多持股优势等将A公司流动资金不足、净利润可能达不到已公告的业绩信息泄露给XX企业(下称XX企业)执行事务代表被告人李某雷,并建议李将XX企业持有的宏达新材股票卖出减持至杨某东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以避损。同年9月23日,李某雷根据朱**某安排,将XX企业持有600万股宏达新材股票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给杨某东,累计交易金额4,800余万元。XX股份公司于同年11月17日公告了A公司流动资金不足、下调预期投资利润的信息,并于次日停牌。同月20日复牌当日股价高于减持价格,XX企业实际亏损12,042,790.00元。  被告人朱**某、杨某东、李某雷、窦某文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被告人朱**某、杨某东、李某雷、窦某文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朱**某的笔记、股份减持公告、减持报告表、大宗交易业务报价单、指令单、历史成交查询及交易流水、XX股份公司资金往来说明、记账凭证、中国农业银行结算业务申请书、会计凭证、上海B公司及郭某、朱某1等人银行账户流水、石某等49个证券账户交易流水、证券账户出借情况说明、借款协议、收益互换交易确认书、授权书及交易协议、信托合同、备忘录、通话记录、XX股份公司、上海B公司、XX企业工商登记资料、营业执照、合伙协议、委托书、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XX股份公司发布的相关公告、案发经过等书证;郭某、何某、徐某、冯某、张某1、高某、朱某2等证人证言;上海XX事务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意见书等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朱**某、杨某东、李某雷、窦某文的供述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某等人分别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内幕交易罪等,均有自首情节、自愿认罪认罚,遂建议对朱**某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对被告人杨某东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对被告人李某雷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对被告人窦某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被告人朱**某、杨某东、李某雷、窦某文及相关辩护人对指控的事实、罪名及量刑建议均无异议,且各名被告人均签字具结;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  本院认为,被告人朱**某作为XX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与被告人杨某东、窦某文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该公司股票价格及交易量;朱**某还为形成持股优势,将相关内幕信息泄露给被告人李某雷,并明示李某雷卖出避损,故朱**某、杨某东、窦某文的行为均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情节特别严重,且系共同犯罪。其中,朱**某、杨某东系主犯,窦某文系从犯。李某雷的行为则构成内幕交易罪,情节特别严重。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就各被告人的罪名、量刑、罚金数额等,分别再次征求相关被告人的意见,4名被告人均表示认可,结合各被告人均系自首,能预缴罚金。本院决定均予减轻处罚,并均适用缓刑。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第一百八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朱**某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二、被告人杨某东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三、被告人李某雷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四、被告人窦某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被告人朱**某、杨某东、窦某文、李某雷回到社区后,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劳动,做一名有益社会的公民。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帐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  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员或者非法获取证券、期货交易内幕信息的人员,在涉及证券的发行,证券、期货交易或者其他对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有重大影响的信息尚未公开前,买入或者卖出该证券,或者从事与该内幕信息有关的期货交易,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上述交易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  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七、《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  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九、《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三条  ……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  陈晓华律师总结:本案情节特别严重,主从犯却均取保后使用了缓刑,有违规适用缓刑的嫌疑。  2021年10月2日  作者简介:  陈晓华,1980年出生,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资深律师,证券金融刑辩律师,曾成功办理过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包括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件。  --------------------------------------------  本文为律师个人观点,旨在实务研究、学术探讨。如果您需要律师法律意见或拟寻求法律帮助,请联系本律师获取法律服务。VX:13311377991.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例一

        经典案例唐某博等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案  上海市第某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某分院。  被告人唐某博,男,1973年12月25日出生于湖南省绥宁县,现羁押于上海市第二看守所。  被告人唐某子(曾用名唐元子),男,1978年1月15日出生于湖南省绥宁县,2020年2月18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唐某琦,男,1982年4月24日出生于湖南省绥宁县,因本案于2018年6月26日被取保候审。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某分院指控:  2012年5月至2013年1月间,被告人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控制“杨某1”“申某”“王某3”等30余个证券账户,采取当日连续申报买入或卖出并在成交前撤回申报等手法,影响“华资实业”“京投银泰”“银基发展”等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分述如下:  2012年5月7日至23日,被告人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等人,使用自己及控制的他人账户,买入或卖出“华资实业”股票,账面盈利人民币4,257,728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其间,5月9日唐某子申报买入16,666,600股,撤回申报14,743,594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7.02%;5月10日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申报买入71,903,800股,撤回申报54,392,952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5.62%;5月14日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申报买入47,054,000股,撤回申报39,708,802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61.10%。  2012年4月24日至5月7日,被告人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采用上述手法,买入或卖出“京投银泰”股票,账面盈利13,691,473元。其间,5月3日唐某博伙同唐某琦,申报买入77,649,000股,撤回申报61,529,833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6.29%;5月4日唐某博伙同唐某琦申报买入94,439,400股,撤回申报67,644,786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2.47%。  2012年6月5日至2013年1月8日,被告人唐某博伙同唐某琦采用上述手法,买入“银基发展”股票,获利7,862,920元。其间,2012年8月24日唐某博申报卖出29,775,537股,撤回申报29,775,537股,撤回申报量占当日该种证券总申报量52.33%。  2018年6月12日、19日、26日,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分别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为支持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应的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采用当日连续申报买入或卖出并在成交前撤回申报等手法操纵证券市场,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某百八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操纵证券市场罪追究刑事责任,且情节特别严重。鉴于唐某博系主犯,唐某子、唐某琦系从犯,3名被告人均具有自首情节,还应分别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  被告人、辩护人的辩解与辩护意见:  被告人唐某博及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唐某博提出,其某次性撤回申报“银基发展”股票并非出于虚假申报目的。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不应将虚假申报“银基发展”股票某节事实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罪。唐某博于2012年8月24日虚假申报卖出“银基发展”股票过程中,并未进行与申报相反的交易,未从中获利,且该节事实已被行政处罚,不应当重复计算数额。(2)违法所得认定有误。涉案三只股票的操纵区间认定有误;涉案股票的浮盈、浮亏不应计入违法所得,即使计算账面获利,区间也应限定为操纵当日。(3)唐某博系从境外回国投案自首,具有自首、立功情节,愿意退赔违法所得并缴纳罚金,且患有抑郁症、严重高血压等疾病,请求对其从宽处罚,适用缓刑。  被告人唐某子及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指控“银基发展”股票操纵区间及违法所得的计算区间与另外两只涉案股票的认定标准不某致。“银基发展”股票的操纵区间应认定为2012年8月14日至2012年9月5日,指控操纵区间显然将前期买卖该只股票的行为与具体操纵行为间的因果关系不当扩大,未区分合法买卖行为与非法操纵行为。(2)唐某子并未控制“王某3”账户。唐某博才系该账户的实际控制人。(3)唐某子系从犯,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且愿意退赔违法所得和退缴罚金,请求对其从轻、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唐某琦及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本案认定操纵证券市场的时间范围不宜过分扩大,首次撤单申报比例超标日之前已经完成的交易部分不应纳入违法所得计算范围。(2)虚假申报相关涉案股票的行为与市场价格波动间没有因果关系,相应获利金额应从全案违法所得数额中予以去除。(3)唐某琦系从犯,有自首情节,主观恶性较小,请求对其依法从轻处罚。  三名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本案操纵证券市场行为未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程度。理由如下:其某,相较于明示性操纵行为,虚假申报操纵行为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具有间接性,且影响力度小、周期短,对市场的控制力较弱,实害性较低。其二,涉案三只股票的撤单比例仅略超出追诉标准,涉案股票在具体操纵日与同期大盘指数偏离度较小,操纵日市场价量并未明显异常。其三,本案违法所得未达到1,000万元,唐某子实际控制账户组违法所得金额刚达到入罪标准。  为证明上述辩护意见,辩护人提交了相应的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  2012年5月至2013年1月间,被告人唐某博实际控制“杨某1”“王某3”“朱某”“赵某”“闵某”“申某”“陈某”“伍某”“杨某2”等证券账户;被告人唐某子实际控制“苏某”“张某1”等证券账户。其间,唐某博伙同唐某子、唐某琦,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申报、撤单或大额申报、撤单,影响股票交易价格与交易量,并进行与申报相反的交易。  2012年5月9日、10日、14日,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买入“华资实业”股票量分别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买入量的57.02%、55.62%、61.10%,撤回申报金额分别为9,000余万元、3.5亿余元、2.5亿余元。同年5月7日至23日,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违法所得金额425.77万余元。  2012年5月3日、4日,被告人唐某博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买入“京投银泰”股票量分别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买入量的56.29%、52.47%,撤回申报金额分别为4亿余元、4.5亿余元。同年4月24日至5月7日,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违法所得金额共计1,369.14万余元。  2012年6月5日至2013年1月8日,被告人唐某博控制账户组在“银基发展”股票交易中存在虚假申报撤单等行为;其中,2012年8月24日,唐某博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卖出“银基发展”股票量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卖出量的52.33%,撤回申报金额1.1亿余元。其间,唐某博控制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等,违法所得金额共计786.29万余元。  前述交易中,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违法所得共计2,581.21万余元。其中,唐某博控制账户组违法所得2,440.87万余元,唐某子控制账户组违法所得140.33万余元。唐某琦在明知唐某博存在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的情况下,仍接受唐某博的安排多次从事涉案股票交易。  2018年6月12日,被告人唐某博返回境内投案;同年6月19日、26日,被告人唐某子、唐某琦分别向侦查机关投案。三名被告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基本犯罪事实。某审审理过程中,唐某博向侦查机关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  以上事实,有控辩双方提交,并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证明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实际控制账户情况的证据  (1)证人袁某1、杨某1、余某、袁某2、胡某、王某1、闵某、王某2、张某1、王某3等人的证言证明:他们名下的证券账户、资金账户开设好后交给唐某博、唐某子使用或并非本人使用的事实。  (2)涉案证券账户、银行账户资料、司法会计鉴定书及附件等证明:涉案证券账户、资金账户的开户、使用情况,涉案证券账户交易使用的IP、MAC地址情况以及账户组交易地点与唐某博、唐某子出行记录匹配情况。其中,“王某3”证券账户资金主要源于“张某2”的民生银行南京中央门支行账户,资金去向主要为“王某4”的民生银行南京中央门支行账户。  (3)被告人唐某博的供述证明:他使用的证券账户中,某部分是亲戚朋友开设的证券账户,另某部分主要是从券商那里获取的利用不认识人员身份开设的证券账户。“王某3”账户系唐某子帮他开设的,里面的资金都归属于他。  被告人唐某琦的供述与唐某博的供述相印证。  (4)被告人唐某子的供述证明:他主要使用“苏某”“张某1”等人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王某3”账户是他帮唐某博开设的,账户内的资金归属于唐某博。  2.证明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虚假申报并进行反向交易等的证据  (1)深圳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供的相关证券账户交易查询资料等证明: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的交易情况。  (2)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补充意见书及附件、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的供述等证明: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的交易异常情况。其某,2012年5月9日、10日、14日,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买入“华资实业”股票量分别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买入量的57.02%、55.62%、61.10%,撤回申报金额分别为9,000余万元、3.5亿余元、2.5亿余元。同年5月7日至5月23日,唐某博、唐某子控制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违法所得金额425.77万余元。其二,2012年5月3日、4日,唐某博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买入“京投银泰”股票量分别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买入量的56.29%、52.47%,撤回申报金额分别为4亿余元、4.5亿余元。同年4月24日至5月7日,唐某博、唐某子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违法所得金额共计1,369.14万余元。其三,2012年6月5日至2013年1月8日,唐某博控制账户组所涉“银基发展”股票交易中存在虚假申报撤单等行为;其中,2012年8月24日,唐某博控制账户组撤回申报卖出“银基发展”股票量分别占当日该股票总申报卖出量的52.33%,撤回申报金额1.1亿余元。其间,唐某博账户组通过实施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行为等,违法所得金额共计786.29万余元。  (3)被告人唐某博的供述证明:他从2012年开始操纵股票,操纵过“华资实业”“京投银泰”“银基发展”等股票。2012年5月买入“华资实业”“京投银泰”时,发现后续卖盘压力较大,于是他追加了某笔资金通过垫单撤单方式拉升股价,股价上来后就通过反向交易出货。唐某子是他弟弟,两人分开炒股。他和唐某子就“华资实业”股票有过讨论,唐某子在“京投银泰”股票上也可能垫过单。唐某琦是他表弟,他没空时曾安排唐某琦下单操作过涉案股票。  (4)被告人唐某子的供述证明:他使用过垫单撤单、尾盘拉升等方式拉抬过股价,有时是根据唐某博的要求如此操作的。他和唐某博商量过操纵“华资实业”股票,还操纵过“京投银泰”股票。  (5)被告人唐某琦的供述证明:他平常跟着唐某博,在唐某博忙不过来时,他帮唐下单操作过“华资实业”“京投银泰”“银基发展”中的股票。  3.案发经过、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到案后的供述等证明:三名被告人的到案经过及供述情况。  此外,某审审理过程中,被告人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退缴了全部违法所得并预缴了全部罚金。  针对本案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指控操纵“银基发展”股票一节能否认定为操纵证券市场犯罪  本院认为,应认定该节事实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主要理由是:(1)被告人唐某博控制账户组存在虚假申报交易“银基发展”股票行为。指控时间段内,唐某博控制账户组不以成交为目的,对“银基发展”股票频繁申报、撤单或者大额申报、撤单,且2012年8月24日当天,累计撤回申报卖出量达到同期该股票总申报卖出量百分之五十以上,撤回申报金额在某千万元以上,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该股票的交易价格与交易量。(2)指控时间段内,唐某博控制账户组进行了与虚假申报相反的交易等行为,操纵“银基发展”股票获利的意图明显,且获取了巨额利益。  (二)关于“王某3”证券账户的实际控制人  本院认为,应认定系被告人唐某博而非唐某子实际控制“王某3”证券账户。主要理由是:(1)唐某博、唐某子的供述相互印证,证明“王某3”账户系唐某博控制使用,账户内资金归属于唐某博。(2)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及附件反映,“王某3”证券账户的资金来源、去向为唐某博实际控制的其他账户。“王某3”证券账户资金主要源于“张某2”中国民生银行南京中央门支行账户,资金去向主要为“王某4”中国民生银行南京中央门支行账户。而在案证据反映,“张某2”证券账户及银行卡、“王某4”证券账户及银行卡均系唐某博实际控制。(3)“王某3”证券账户操作的IP地址与唐某博的出行记录相吻合。  (三)关于违法所得数额认定  本院认为,对操纵证券市场违法所得数额的认定,应以与涉案股票操纵行为实质关联的股票建仓时间以及出售时间等为范围来计算违法所得,而非仅认定实施操纵行为当日的违法所得。同时,从本案来看,操纵证券市场违法所得数额以实际获利金额认定更为妥当,鉴于本案被告人实际获利金额略高于指控数额,本院不再增加认定。  (四)关于是否认定情节特别严重  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博应对全案操纵证券市场事实承担刑事责任,涉及违法所得金额2,580余万元;被告人唐某子应对其参与的操纵证券市场事实承担刑事责任,涉及违法所得金额1,790余万元;两人均系情节特别严重。鉴于唐某琦仅接受唐某博指令多次参与涉案股票交易,故认定其操纵证券市场情节严重。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博伙同被告人唐某子、唐某琦,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申报、撤单或者大额申报、撤单,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交易量,并进行与申报相反的交易,其行为均已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其中,唐某博、唐某子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唐某琦属于情节严重。唐某博因操纵“银基发展”股票某节曾受行政处罚并不影响本案犯罪事实的认定,但在具体执行时应将对应的已执行违法所得及罚款数额予以折抵。唐某博在共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应认定为主犯;唐某子、唐某琦在共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均能主动到案,且到案后均对基本犯罪事实如实供述,故认定三名被告人均具有自首情节。唐某博在审理期间,检举揭发他人犯罪事实,经查证属实,具有立功表现。唐某博、唐某子、唐某琦能退缴操纵证券市场全部违法所得及预缴全部罚金,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综合全案事实、情节,对唐某博、唐某子减轻处罚,对唐某琦从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但对唐某博、唐某子不宜适用缓刑。据此,为维护国家对证券交易的管理制度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某百八十二条第某款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某款、第二十六条第某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某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某款及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某条第(五)项、第四条第某款第(六)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某、被告人唐某博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四百五十万元。(罚金已预缴。)  二、被告人唐某子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  (罚金已预缴。)  三、被告人唐某琦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预缴。)  四、操纵证券市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被告人唐某琦回到社区后,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劳动,做某名有益社会的公民。  作者简介:  陈晓华,1980年出生,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资深律师,证券金融刑辩律师,曾成功办理过多起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包括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件。  --------------------------------------------  本文为律师个人观点,旨在实务研究、学术探讨。如果您需要律师法律意见或拟寻求法律帮助,请联系本律师获取法律服务。VX:13311377991.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北京刑事律师陈晓华团队周某某贩卖毒品案,一审15有期徒刑,成功辩护后判7年有其徒刑

  一、基本案情:  2010年6月至2011年7月期间,上诉人周某某从事药品经营,通过互联网发布销售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是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身体依赖性和精神依赖性强,具有成瘾性。但是它没有明确列入《麻醉药品品种目录》。  上诉人先后多次向被告人程某某、余某某、殷某某及苏某某(另案处理)等人收购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然后再通过互联网、QQ群发布,采用快递送货、银行结算等方式,将上述药品销售给被告人张某某、陈某某、黄某某及陈某某(另案处理)等人。经侦查机关调查,认定上诉人共贩卖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15320支,每支规格为2ml;0.1mg,根据《非法药物这算表》折合成海洛因为61.28克,属于贩卖毒品“数量大的”量刑档次,根据《刑法》第347条第2条款的规定,可以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2011年7月15日,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周某某住处查获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910支并依法扣押。另查明,上诉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案发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周某某处追缴人民币51000元。  二、团队律师合议主要观点  1、枸橼酸芬太尼未列入《麻醉药品品种目录》,不是刑法意义上  的毒品。  《刑法》第357条规定,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内按(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国务院《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第3条规定,该条例所称麻醉药品是指列入药品目录的药品和其他物质,目录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公安部门、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制定、调整并公布。上述三机关于2007年颁发的现行《麻醉药品品种目录》中共列入有123种麻醉药品(注:目录中的药品包括其可能存在的盐和单方制剂),其中芬太尼及其可能存在盐和单方制剂,共列入13种,但是并不包括本案涉及的枸橼酸芬太尼。  因此,根据罪刑法定原则,法律没有明确将枸橼酸芬太尼纳入国家规定管制的麻醉药品目录,它就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毒品。上诉人买卖该毒品的行为不应该为贩卖毒品罪。  2、涉案药品均被用于临床手术,没有流入吸贩毒人员手中。略。  三、法院裁判观点  终审裁判认为:虽然芬太尼等合成阿片类毒品成为吸毒者吸毒的替代品情况正逐年增多,但同样也在医疗上广泛使用,实际亦有少部分被及时查获未流入社会造成危害。在此情况下,应根据枸橼酸芬太尼注射液的药理作用、药物依赖性和危害程度、滥用情况及其医疗作用,同时结合各被告人具体的贩卖数量综合考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擦院、公安部制定的《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第三条第(二)项第五次以及第(三)项第五款的规定,可以认定上诉人周某某的行为属于贩卖毒品数量较大的范畴,故此,原审人民法院的量刑相对较重,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附判决书: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团队高律师王某某故意杀人、交通肇事罪案,最高院死刑复核后发回重审,改判为15年

  事实经过:2010年10月1日15时30分许,被告人王某某酒后驾驶鲁H×××××帕萨特牌轿车,沿汶上县××路由南向北行驶至宝相寺南门路段时,将正在鲁H×××××别克轿车(该车停靠在该路段路东边)后备箱取东西的被害人王某丁碰撞,继而将位于鲁H×××××别克轿车车后面的被害人王某戊撞倒在地,致正在下车的被害人沈某倒地受伤。王某某驾驶的鲁H×××××帕萨特轿车继而与鲁H×××××别克轿车后部碰撞,鲁H×××××别克轿车依惯性向前滑行,碰撞上路边停放的一辆车牌号为WJ14-JC005马自达牌轿车和一辆车牌号为鲁H×××××警桑塔纳轿车。被害人王某戊系重度颅脑和颈髓损伤致中枢性呼吸循环障碍,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  被告人王某某肇事后未停车,继续驾车拖带碾压被害人王某丁前行,在有人拦车大声告知车下有人赶快停车的情况下,王某某仍向后倒车,然后驾车前行逃逸。王某丁被该车拖带、反复挤压碾压,造成头面部、胸腹部、双下肢多处损伤,其中颅脑损伤是致命伤。2010年10月2日下午,被告人王某某在汶上县某酒店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本案经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1年12月12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沈某、王某甲、王某乙、夏某甲、被告人王某某均不服,分别提起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13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13日作出(20XX)刑一复47451547号刑事裁定书,发回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重新进行了审理,撤销了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发回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了重新审理。  重审后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交通肇事后,明知车下有人,仍继续倒车辗轧被害人,并驾车拖带被害人前行,致被害人被反复碾压而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王某某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一人受伤,肇事后逃逸,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其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王某某身犯数罪,应数罪并罚。综合被告人王某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犯罪的情节、犯罪的后果以及社会危害程度,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王某某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的部分经济损失,取得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方的谅解,可依法对其酌定从轻处罚。据此,判决被告人王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  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北京刑事律师陈晓华胡某某持枪入室抢劫案成功辩护后无期徒刑改为15年

北京刑事律师陈晓华胡某某持枪入室抢劫案成功辩护后无期徒刑改为15年。该案在当地有比较大的影响力!附判决书:整理:北京陈晓华刑事律师团队
262022-07

北京刑事律师陈晓华姚某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预计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成功辩护后判15年有其徒刑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姚某某2016年5月11日22时许,在本市昌平区某镇东大街桑奥捷汽车修理厂门外,因修车问题与该修理厂工作人员谢某某等人发生口角并互殴。期间,姚某某持刀刺扎对其进行劝阻的被害人乔某某(殁年34岁)左臂部及左胸部各一刀,刺破心脏及右肺,致乔某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此后,姚某某又持刀对修理厂工作人员谢某某、溪某某等人刺划,致使谢某某、溪某某轻微伤。被告人姚某某作案后被他人制服,后被赶到的现场公安人员抓获归案。  本案没有投案的主动性,到案后也没有交代扎人的主要犯罪事实,不是自首。  二、律师策略:  作为姚某某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第一时间进行了阅卷,了解了案情。根据当时的案情,姚某某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及以上刑罚。为了让其能得到尽可能的轻的处罚,避免无期及以上的刑罚,对证据进行了仔细充分的分析,告诉姚某某,当庭如实供述的必要性,否则可能判处更重的刑罚,因为公诉机关已经掌握了其持刀刺人的客观证据,不承认是非常不利的。由于家庭困难,后又劝其姐姐尽量想办法筹集更多的资金用来赔偿受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弥补受害人的精神创伤。最后其姐姐东拼西凑筹了部分钱与受害人家属达成了赔偿谅解协议。  开庭姚某某按照我的辩护策略如实供述了主犯犯罪事实,并进行了惨悔,最终获得了法院的从宽处罚,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院正大中心2号楼19-25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

律师咨询:13311377991(微信同号)

律师微信咨询